范克勤指了指旁边的几把硬木椅子,道“咱们先把东西吃了,说不得戴春迪这小子什么时候就能够回来了。”

   几个人来到了茶几旁边,纷纷伸手自取了点干粮和熟食,然后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吃喝起来。

   范克勤也是如此,啃了口酱牛肉,咽下去后说道“再跟大家强调一遍步骤,戴春迪回来后,阿诚在后面负责套圈。但你不用先套,有机会后再套就可以了。阿声和宇辉各自在左右控制住对方,你们要比阿诚动作快一些,这样他套起来的时候也更简单一点。记住,别让他胡乱抓挠,一定要注意力度和方法,尤其注意的是,别让他受皮肉伤。同时我会立刻用枪顶住他。以便彻底将他控制住。”

   说到这里,范克勤看向了经诚,道“阿诚,头套准备好了吗?”

   经诚点头,快速咀嚼两下将吃的咽下去,答道“准备好了。”说着,在旁边拿过自己的那个包袱,打开后拿出四个大号的黑色手帕来。每人分别给了一个。然后又拿过一根最普通的麻绳,给范克勤看了眼,又重新放回了包袱里。

   范克勤接过黑色手帕,对折了一下,变成了一个三角巾,在自己的脸部试了试,长度都够。于是系在了脑后。不过现在还不是带着的时候,是以,他将三角巾拉下来,挂在自己的脖子上,这样在用的时候,只要往上一提就可以了。

   众人也学他的样子,纷纷将手帕变成三角巾,系在了脖子上。

   范克勤说道“纸笔什么的,准备了吗?”

   经诚闻言,从包袱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了范克勤,后者接过,从中掏出了三支钢笔,和一小叠信纸。范克勤检查了一下,钢笔里面的墨水都是满的。于是重新将这些装在了文件袋里,在茶几上放好。

   这一下基本就差不多了,众人一边吃饭,一边又对了一下细节。等对的差不多了,也正好吃完。毕竟都是专业的,很多问题一点就透。

   经诚把吃完的东西再次小心翼翼的包好,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包袱里。范克勤告诉他们,没什么事,就在方厅活动吧,省的在留下什么痕迹。自己则是亲自上去放哨。

   到了楼上,范克勤站在楼梯一上来的小回廊中,看了看。这里有一扇窗户,就正对着房子前面的街面。于是他藏在了窗户侧面,偷眼往下面看着。

   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

   话说这扇窗户也是那种整体镂空雕刻的,很有艺术价值。一个一个的小方块成不规则的排列,而且每个小方块上还有雕刻,什么祥云,瑞兽之类的,很是好看。

   不过范克勤也只是大面瞧上一眼就算了,接下来就把精力集中在了街面上。

   如此一等,就等到了天黑,街上的行人也渐渐的稀疏起来,摆小摊的一些摊贩们也已经都各自挑着小挑子在傍晚时,走的差不多了。

  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天色早已完的黑下来了,范克勤就看从左侧的街面上,不快不慢的跑过来了一辆黄包车,范克勤运足目力,再加左侧的杂货店门口亮着灯,他借助这些条件,再看车上的人,正是在最开始调查时,莫声给他出示的一张相片——戴春迪。

   范克勤不再犹豫,快速的下了楼,道“目标出现,立刻就位!”说罢,他将三角巾拉在了面孔上盖住了口鼻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然后躲在了楼梯的位置,将柯尔特手枪抽了出来。

   莫声等人也是快速的将三角巾蒙在了面部。然后经诚拿着麻绳站在了最右侧。莫声则是在他之前,空着双手,藏在了门口右侧的墙壁处。另外一面,也就是房门的左侧和莫声相对的位置,房宇辉贴着墙壁隐蔽好。

   等他们都就位,也就用了不到三秒钟。接着又过了能有半分钟,就听外面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,到了门前。跟着又响起好似铁片轻轻磕碰的声音,最后咔哒一响,门被人打了开来。

   就看戴春迪进屋后,回身把门关上,穿过了一个小门廊,刚刚迈进客厅的时候。左右两个黑影趁其不备,闪电般窜了上来。双手各自搂住了戴春迪一只胳膊。

   戴春迪不是专业人士,虽然长得比较敦实,但每条胳膊能比得过别人整个身子的力量吗?另外,这家伙在赌场里玩了大半天,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早就乏累了。更加上根本没有防备,是以顿时就被制住。

   莫声和房宇辉是用抱着的方法来控制的对方手臂,这样一来,加大面积,不会造成局部压强过高,从而让他在死后,将伤痕浮现出来。

   这个过程也就一秒都不到,戴春迪吓的在脑海中登时打了个激灵,口中“啊”的一声刚刚出来半个音节。经诚早已窜到了对方的身后,双手往下一甩,将麻绳套在了对方的脖子上,双手微微用力收紧。

   但他用力是有讲究的,就像是之前范克勤再次跟他们核对行动细节上强调的——不要横向的往后用力,而是要套住对方后,往上用力。当然,现在还不是让他死的时候,因此只是为了阻止他发出声音,同时也是让他以为自己等人,真的只是为了不让他发出声音。

   范克勤速度更快,在莫声等人刚一行动的时候,拎着枪就走了出来,直接用枪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,但却没有用力。只是让他感受了一下枪管的冰冷,一沾即收。并且让黑洞洞的枪口就在对方的双眼前十公分,瞄着他的眉心。

   看见枪口之后,戴春迪心中惧意骤起,也正是这个时候范克勤开了口,沉声道“不想死就别反抗,别大喊大叫的,听见了吗?否则立刻就打死你!”

   戴春迪感受着脖颈上的力道,确实对方只是稍稍用力,让自己有点不太舒服,但却没有就是要勒死你的那种绝决式的拉拽。再加上眼前黑洞洞的枪口,和刚才一触即收的冰冷感,他哪里还敢反抗?

  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