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越看着苏清晨的小脸越来越垮,垂眸喝茶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精明的算计,唇角也微微勾起了一抹心机boy的弧度。

   苏清晨一想到自己可能中奖了,顿时就坐不住了,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,起来就要往外走。

   “让你走了吗?”唐越抬眸拦住了她。

   “我不走,我去买支验孕棒。”苏清晨气呼呼,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。

   必须得去买支验孕棒回来检查一下,不然她会疯掉。

   “没用。”唐越可以直接给她答案:“太早了,测不出来。”

   苏清晨不懂这些,但冷静下来一想,好像也没听说刚上完床没几天就能测出来怀没怀孕的。

   真是糟心!

   苏清晨被唐越说的抓心挠肺的,万一怀孕了可怎么办?

   没有任何经验的苏清晨表示自己慌的一批。

   她的小脸越垮,唐越心里越乐,但他会装,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。

   正当这时,唐治在外面敲了敲门。

   丸子头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俏皮写真图片

   “进来。”唐越应了声。

   唐治这才敢用房卡刷开房门走进来。

   他看到苏清晨站在房间门口,就把手里提的东西递给了她。

   “什么?”苏清晨疑惑的问道。

   “卸妆的东西。”唐越把问题接了过去,说道:“去浴室把你这一脸的鬼画符给卸了。”

   苏清晨抽了抽嘴角,你才鬼画符,我这化妆技术还不够好吗?堪称易容好不好。

   不懂欣赏!

   没眼光!

   “我回家再卸。”苏清晨拒绝在这里卸妆,万一回去的时候被喜欢晚上出来蹲点的记者拍到了怎么办。

   唐越看了她一眼,从嘴里蹦出来一句话:“今晚住这儿。”

   苏清晨跳了起来:“你神经病啊,我为什么要和你住在一起?”

   “未婚夫妻住一起有毛病吗?”唐越反问。

   当然有毛病,毛病大了。

   “我要回家!”苏清晨这次虽然喝了酒,可还没有到醉了的地步,不可能和唐越再来一次酒后乱性。

   唐越也很干脆,丢出一个选择题:“a,你和我住这里。b,我和你回家住。”

   苏清晨:??

   有没有c,她想选c,自己回家。

   “唐越,我不是你未婚妻。”苏清晨有气无力的摆事实:“也不是你女朋友,我们住一起不合适。”

   “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,怎么不是未婚妻了?”唐越对“未婚妻”的理解就是即将结婚的女人。

   “谁要嫁给你,你求婚了吗?”苏清晨气的脱口而出。

   唐越眉梢微微一挑:“你在介意我没求婚?”

   苏清晨:……

   p啊,她不是这个意思啊,就是一时嘴快啊。

   “我会跟你求婚。”唐越很认真的承诺。

   苏清晨:……

   大哥,你真误会了,我没那个意思。

   “去卸妆吧,顺便洗个澡,不早了,我明天还有事,今晚要早点休息。”唐越一副和苏清晨说定了的语气。

   “你怎么听不懂啊,我要回家自己睡!”苏清晨又炸了,刻意把“自己睡”三个字着重强调了一遍。

   唐越想了想,做了让步:“你家有客房吧,我睡客房也行。”

   嗯,我睡客房,这样你也是自己睡了吧。

   没毛病,就是这个逻辑。

   苏清晨:……

   我说的是我一个人回家,不带你!

   苏清晨心好累,为什么她和唐越之间的代沟这么大,唐越看着没有比她大很多岁啊。她和她哥都没有这么深的代沟呢。

   怕了怕了。

   苏清晨愤愤地扯过唐治手里的袋子,拎着就进了浴室,还嘭的一声把门关上,显示出她的心不甘情不愿。

   唐治是接替唐越的助理临时过来的,还没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,更是没见过哪个女人敢在唐家的二少面前如此放肆,感觉很惊奇。

   但他不是多话的人,微微朝唐越弯了弯腰:“二少,您早点休息。”

   唐越嗯了声,对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可以退下了。

   唐治这才退出房间,回到对面他自己的房间。

   唐治刚出去,唐越的手机就响了,他看了下来电显示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,划下了接听键。

   “二少。”电话那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,带着恭敬。

   “嗯,唐伯。”唐越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   唐伯听出了他在刻意压低声音,恭敬问道:“二少不方便讲电话吗?”

   “方便,你说。”唐越说道。

   唐伯这才把打电话的目的说了出来:“二少,您见着木医生了吗?”

   “见了一面。”唐越道。

   唐伯有些激动:“那木医生肯回来吗?大少……他最近的情况不太稳定,这边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了,只有木医生能稳定住大少了。”

   “她已经答应了,但我要先帮她一个忙,等这边的事了结了,她才愿意跟我回去。”唐越说道。

   唐伯更激动了:“好好好,只要木医生肯回来就好。二少,您也要注意安。国内没有我们唐家的势力,您万事小心。”

   “我会的,辛苦你照顾大哥了。”唐越颔首。

   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唐伯不敢当的道。

   挂了唐伯的电话,唐越站在落地窗前,眉宇间略有些疲倦,一想到自己大哥的病情,他就头疼不已,仿佛肩膀上压了一座大山。

   希望叶澜成的计划能够顺利,早点了结了这边的事,他也好早点带木医生回去。

   苏清晨卸了妆洗了脸又洗了澡出来后,就看到了唐越矗立在窗前的背影。窗外是一大片黑暗的夜空,他的背影看上去显得渺小又单薄,同时又有点……挺拔。

   苏清晨悉数了一下,她见过很多帅哥的背影,苏夜,叶澜成,夏景泽,江腾,这几个哥哥从小看到大,娱乐圈和模特圈更是不乏好看的帅哥。

   可那些人的背影,都和唐越的不同,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同,反正就是不一样。

   看着看着苏清晨忽然回过了神,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唐越的背影看出了神,顿时脸都黑了。

   苏清晨,你怕是被唐越传染有病了吧。

   居然会觉得唐越的背影有点迷人。

   迷你妹的人啊。

   这是个神经病好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