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七夜摇头苦笑,王嫣儿虽然伪装的很好,但是她嘴角挂起的那一抹弧度却表明,这一切都是她的杰作。

高铁刚启动之前,沈七夜光顾着回忆与林初雪在一起的快乐时光,程不关心外面的事情,只是这么一小会的功夫,王嫣儿就给自己树立了敌人。

但是自己的责任是保护王嫣儿,他也不可能会与一个女人计较,只能把目光继续投向了窗外,范哲顿时有一种被人无视的感觉。

“老子跟你说话你妹听见吗?”范哲走近,居高临下的吼道。

“你最好坐回去。”沈七夜看着窗外,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范哲一愣,随即脸上刮起了狰狞的笑容,指着自己的鼻子,重复道:“傻逼玩意,你跟老子在说什么?坐回去?我本来看在王小姐的面子上只是想教训你一顿,但你这么拽,我今天要是不修理下你,你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。”

能坐入商务舱的都是成功人士,他们之所以花出比一等座高几倍的价格,就是为了图个清净,范哲这么大吼小脚,当即有乘客不满。

“这小子谁啊,是不是有病?”

“呵呵,这年头看见美女走不动路的大有人在,估计这小子是想出风头。”

“出风头也不能打扰别人休息吧?列车长,列车长,死哪去了!”

几个年纪比较大的成功人士,一眼便看穿了范哲的计俩,虽然他们心里不爽范哲的行为,但是也不想得罪人,有人已经开始呼唤列车长来解决这件事情。

不久一个韵味十足,头发高高盘起,妆容精致,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便走了过来。

优雅清纯女生精灵风格暖黄色古典写真

韩薇薇,这一趟高铁的列车长,作为一个合格的列车长,而且是往返于天京与燕京这种国际大都市,韩薇薇看人的本事极准,范哲一看就是有钱人,而沈七夜看着衣着平平,程不敢与范哲对视,这边是弱者的表现。

韩薇薇只是来一会,大概就知道怎么做了,这种事情只要上位面的人肯歇手,那么事情就算过去了。

韩薇薇走到范哲跟前,微微鞠躬的说道:“贵宾您好,我叫韩薇薇,是本躺列车的列车长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帮您!”

范哲立刻被韩薇薇极具磁性的声音给吸引,扭头一看都快流口水。

韩薇薇虽然三十五岁,却是一个丰腴女子,而且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,反倒平添了几分成熟,一套合身的工作服,更是后托出了完美的身材。

如果放在以前,范哲还会卖韩薇薇一个面子,但她与王嫣儿一比,却是差了十万百千里。

“韩车长是吧,我现在命令你,立刻把这人给我赶出去。”范哲看着韩薇薇,指着沈七夜说道。

韩薇薇有些尴尬,她是车长没错,但是商务车厢有单独的检票口,既然沈七夜能进来,他必定是买了票了,她可没权利赶客人。

“贵宾,这个要求超出了我的个人能力。”韩薇薇带着甜甜的笑容回道。

“你做不到,你他妈的站出来说什么?”范哲正愁没地方发泄,韩薇薇竟然还敢拒绝他的请求,当即扬起巴掌准备给韩薇薇一点教训,这一巴掌若是被打中,韩薇薇绝对会住院。

沈七夜虽然不是好人,但是韩薇薇就站在自己边上,她若倒下,定会在生事端,这时他的余光看到了一个制服人员跑来,沈七夜便安心继续看风景。

嘭的一声巨响,就在范哲的手快要打在了韩薇薇的脸上,商务舱的客人发出尖叫,一只蒲扇般的大手,握住了范哲的巴掌,反手一挑,一个擒拿术,当场将范哲制服,疼的眼泪都滚出来两颗。

“放开我,你他妈的知道不知道老子是谁,你在不松开,老子跟你没完!”范哲大呼小叫的吼道。

韩薇薇顿时觉得大事大妙,虽然范哲程没有提起他是谁,但是他猖狂的气质,在加上手上那块江诗丹顿的手表,无不暗示着他有强大的背景。

“东哥,赶紧放开她。”韩薇薇急忙喊道。

这个叫东哥的魁梧汉子,是本次列车的安保队长,曾经服役过,身手十分了得,哪怕十几个混混加一块都不是他的对手,他对韩薇薇有点意思,他怎么可能会松手?

卫东直接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疼的范哲差点都跪下。

“你有种,我在警告你一次,你还不松开,老子要你的命!”范哲狰狞低吼道。

韩薇薇急忙拉了拉卫东的衣服说道:“东哥,算了,我也没受伤。”

卫东冷哼一声,一脚踹在了范哲的屁股上,然后指着沈七夜说道:“你也是当事人,跟我过来一趟。”

沈七夜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为何?”

卫东见沈七夜敢无视她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,直接挡在了沈七夜的鼻子前,说道:“我这一趟列车的安保,凡是这一趟列车上的事情,我都有权利过问,我现在怀疑你跟一起斗殴有关,跟我去做笔录,我劝你别让我动手!”

王嫣儿程都是抱着看戏的心态,她原本只是想借范哲之手,恶心下沈七夜,现在又多了一个卫东,她玩心大起。

“沈七夜,怪就怪你不听话,不听话的下场,就是被王嫣儿玩弄于鼓掌之中。”王嫣儿心中冷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