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吧……”方川眉头一挑,看着玉阳子那模样,又看了看徐慧兰。

忽然发现,这两个人,似乎就是同龄人。

难道……

“你是……”徐慧兰诧异地看着玉阳子,过了片刻,迟疑道:“你是……张朝阳大哥?”

“对,是我啊!”玉阳子激动地一下走过去,想要伸手抱住徐慧兰,却又顿了下来,手放在空中,一时有些尴尬,然后才硬生生收了回去。

他一拍脑袋:“安安,安小军,原来你们是安在风的后人啊!”

“玉阳大叔,你认识我父亲?”安安也吓了一跳,一路上走来,她都不知道,玉阳子跟他们家竟然是故交。

玉阳子陷入了沉思,片刻后,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徐慧兰,然后苦笑道:“当然认识,我恨不得揍他一顿!”

他跟着又道:“你父亲呢,在哪里去了?这就是他说的,要对慧兰好一辈子?”

“我爸……过世了。”安安哽咽道。

“死了?”玉阳子大惊,“怎么会?”

他又看着徐慧兰:“慧兰,是真的吗?”

气质美女一袭纱裙头戴皇冠清冷气场写真图片

“是的。”徐慧兰叹了一口气,看着玉阳子:“在小军两岁的时候就生病死了,已经十年了。”

“你怎么不来找我?”玉阳子大怒。

“我……”徐慧兰苦笑一声:“我,我又凭什么来找你呢?”

玉阳子啪的一耳光,狠狠地抽在自己的脸上,吓了众人大一跳。

他怒骂道:“张朝阳,你这个混蛋!这么多年,就不能来看望一眼吗,你这个混蛋!”

他一边骂着,一边用力扇自己耳光。

片刻间,他就扇了自己十几个耳光。

“朝阳大哥!”徐慧兰连忙扑上来,抓住玉阳子的手:“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方川算是看明白了,这两个人貌似还有什么前尘往事,这个时候,怎么感觉是在另类秀恩爱……

他连忙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们能不能先坐下来,好好谈谈,说说眼下吧!”

“嗯,也对。”玉阳子深吸一口气,恢复了情绪,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看着徐慧兰,心里又是一阵感慨。

方川笑道:“伯母恢复健康,可喜可贺,安安跟小军去做饭,我们大人谈正事。”

“你比我小好吗?”安安此刻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,对着方川哼了一声,然后拉着安小军走了。

方川收回目光,就看到眼前这两个人,眉来眼去,有一种老情人重逢的感觉。

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多余的一样。

他挥挥手:“你们两位先别忙这样,我只说一个事情,伯母你的病情好了,要多休养,等会儿我再给你调理一下,你就恢复正常了。另外,玉阳大哥,你跟伯母说一下她中毒跟安安被人降术的事情。”

他又道:“哎呀,我受不了你们了,我去帮忙做饭了。不过,刚才我说的事情,暂时不能让安安他们知道。”

“好。”徐慧兰点点头,看了方川一眼,又情不自禁,看向了玉阳子。

玉阳子更让方川吐血,程都没有看方川一眼,让方川才明白,这玉阳子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。

他叹了一口气,连忙往厨房去了。

等方川跟安小军把饭菜端到桌子上的时候,徐慧兰跟玉阳子两个人已经热泪盈眶。

虽然坐得相隔几米,可方川有一种他们已经拥抱在了一起的感觉。

方川见了,不由摇头。

他们几人很快坐在一起,把饭菜吃了,虽然吃的都是普通小菜,气氛却非常不错。

一顿饭吃到了十点多,安小军困意来袭,徐慧兰把安小军弄去睡了,安安也去厨房清洗锅碗。

“玉阳大哥,聊得怎么样,跟老情人旧情复燃了没?”方川坐在玉阳子对面,调笑问道。

玉阳子脸一红,然后激动地道:“这一切都是缘分啊,我没想到,能在这里遇到慧兰。”

他干笑一声:“我已经决定了,暂时不回白云观,道士也不当了,就要留在慧兰身边。”

“你倒好。”方川笑道:“轻轻松松,就捡了一对儿女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玉阳子干咳一声,尴尬道:“这八字还没一撇呢,慧兰虽然对我有情,可不见得能跟我在一起。”

他又叹道:“当年,我也知道她喜欢我,可是,她最终还是跟安在风那个小白脸跑了。”

“玉阳大哥……”方川一阵无语,“输了就要认,不过,你最后不也赢了吗?”

玉阳子点点头:“我想好了,就算慧兰不同意,我什么不要,

也要守在她的身边。”

“看你咯。”方川耸耸肩,“对了,你问她下毒的事情没有?”

“她说了,能对她下毒的,恐怕也就安在风的大哥安在旭了。”玉阳子脸色一沉,第一次浮现出这么浓烈的杀机。

他咬着牙:“这个人我如果不杀他,我玉阳子张朝阳,一生一世,修为不得寸进!”

“你……”方川不由摇了摇头,玉阳子这个誓言,简直太厉害了,是影响心境的誓言。

这跟什么天打雷劈不一样,修真者若这样立誓,没有完成誓言,很可能在下一次突破的时候,形成心魔,走火入魔。

这等于是拿自己的性命在立誓,非同小可。

方川随即笑道:“既然这样,明天我们就去找他们问个明白,今天这么晚了,我还要给伯母调理身体。”

“好。”玉阳子点点头:“报仇不急在一时。”

随后,徐慧兰陪着安小军睡着了,才红着眼睛出来,她这是激动,时隔几年,终于能哄儿子睡觉了。

虽然,儿子已经初中,不再跟小时候一样。

可是,她还是开心。

“伯母,来吧,我给你调理一下,今天晚上你吃得很饱吧,等我给你调理了,明天多吃点肉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方川站起来,跟玉阳子一起,到了徐慧兰的房间里,他用气疗术,给徐慧兰调理了身体。

一番调理之后,徐慧兰小腿、大腿的肌肉又长了一些,而且气色更加红润,更显得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。

只看她现在,就知道,她曾经是一个不下于安安的美人。

这也是玉阳子,为什么宁愿不当道士,也有守护她的原因之一吧。

随后,方川扔下他们,回到了客厅里,却见到安安坐在门槛上,抱着大腿,若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