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清晨的时候,谢老虎果然都给安排妥当。

   司机、导游、旅行车,在他们抵达酒店门口的时候,都已经等候在那里。

   两辆商务车,是他们之前乘坐过的型号,外观低调,内部舒适,很适合短途旅行。

   司机与导游,都是自当地最大旅游公司临时雇来的最佳员工,穿着整齐洁净的工装,彬彬有礼,面带微笑,看起来就令人心情大好。

   谢老虎本是多准备了两辆车,也为荣国诚带来的那些人安排短途旅行,可相对于去名胜古迹游玩,他们更热衷于聚在一起喝喝酒略做放松,谢老虎也不勉强,便让手下人带着他们,在西京市内随意玩。

   荣国诚并未跟着他们一道,而是留在谢老虎处,两人最近两次见面,都是匆匆忙忙,未曾在一起叙旧,便是借着这机会,好好聊聊。

   算来算去,去游玩的,便只有唐峰一家人,加上周婉、纪宁与上官,后面这两人,显然心思并不在游玩之上,而是要随时保护在林梦佳和两个小孩子的身边。

   上官和纪宁仍是带了两个孩子,在一辆车上,只是这一次,无需他们自己开车,只消是坐着便好,比之昆仑之行,轻松了不少,唐峰与林梦佳则是带了大白和小灰同坐。

   在西京附近,除了一些自然景观,还有诸多皇陵。

   在这华夏史上著名的古都附近,埋葬着不计其数的达官显贵、文武官员,皇帝与王侯,亦是大把,其中有不少,都已经被考古学家开发,如今里面的文物都放进了博物馆,墓室本身,则是成为了游览之地。

   唐峰本意并不想带着两个小孩子去看什么陵墓,毕竟这其中,并无什么趣味性,他是打算带她们去这附近著名的名山大川游历一番。

   可想想之前刚刚自昆仑山下来,再上山,只怕她们会觉得无趣,便是听从林梦佳的建议,去那华夏最为繁盛朝代留下的宫殿旧址去看看。

  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

   一路上,导游很是尽职尽责的介绍着西京的旅游风光与风土人情,林梦佳听得津津有味,唐峰却是并无丝毫兴趣。

   在见过了宇宙之内诸多奇观之后,已经很少有什么景致,能轻易吸引唐峰的。

   他之所以愿意陪着林梦佳她们出来游玩,仅仅是因着,是与她们在一起罢了。

   不过,这西京附近,毕竟是华夏国龙脉之一的所在,自古以来,也是灵气汇聚的,只是因着后来被破坏了风水,才会渐渐倾泻殆尽。

   这等事情,令唐峰心中,颇有几分遗憾。

   若非是如此,只怕他在此处,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东西。

   待到了古宫殿的所在,小丫头和周婉的脸上,显然有了几分失望。

   在两个小姑娘的心中,宫殿自然是金碧辉煌,流光溢彩,便如电影之中所呈现的那种,飞檐走壁,朱漆雕花,有着无尽的奢靡与风情。

   可入眼所见,却只是一片看起来颜色黯淡的建筑群,甚至比之昆仑山中的狱城,尚且不如。

   唐峰见状,不由得哑然失笑。

   这古宫殿,在岁月流逝与战火之中,早就已经变成了残垣断壁,此刻的这些似乎只完成了一半的建筑,是在原址上进行复原的,并非是重建,而是还原当时的结构。

   还有那有着无限旖旎传说的宠妃沐浴的池子,引得无数文人墨客传颂佳句,在来之前,她们无限幻想,此刻入眼的,只是一个深坑。

   莫说是小丫头和周婉显得兴致缺缺,就连林梦佳看着,眼神都没有一路上那般有神采。

   不管是导游如何讲解此处当年风光,众人都是提不起兴趣。

   唐峰见状,向着导游笑道:“附近还有什么有趣的地方,可以去玩上一玩?我指的是,可以令她们觉得有趣的地方。”

   两个导游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子,对视了一眼,露出苦笑。

   其中一个道:“唐先生,这一路过来,您也看到了,周遭并无什么其他的可玩之处,这宫殿本就是皇帝躲避繁忙政务的地方,自是不在当时的繁华之处。”

   另一个点着头,道:“这地方是宫殿原址,自是不可随意变动,不过,若是夫人和两位千金想要去看看热闹繁华的宫殿,市区附近倒是有一处,本是为了拍摄电影修建的宫殿,号称是一比一复原当时盛况,我们可以去那边瞧瞧。”

   唐峰点点头,心中暗道:当时直接去那里便是了,作何还要绕这样一个大圈子,到这等地方来?他们几人,本就不是什么专家学者,又对此没有什么爱好,怎会喜欢到这里来?

   一行人自宫殿遗址之内走出来,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过去。

   等在车上的上官见到他们过来,面露了几分惊诧,下车向着他们迎了几步,道:“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?”

   大白和小灰也从车上跳下来,一个摇着尾巴,一个抓耳挠腮,朝向几个人叫着。

   林梦佳一脸郁闷的摇头,道:“这里面,并无什么好玩的,瑶瑶和婉儿都不喜欢,看上一眼,便出来了。”

   小丫头伸出手摸摸大白,也是满面的失落,对着上官道:“上官阿姨,里面和电影里面演的一点都不一样!并没有那么漂亮,唉,没想到,历史之上的皇帝,竟然住在这样的地方,还没有我们家中好。”

   导游听着她的话,忍俊不禁,道:“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,便是如电影里面一样富丽堂皇,在那里面,还有人扮作舞女,为游客表演当时最为繁盛时期的舞蹈。”

   小丫头的脸上,这才多了几分笑,周婉也是显得开心许多。

   导游打开车门,边让小丫头和周婉,边告诉司机要去的地方。

   唐峰向着车上扫了一眼,向上官问道:“纪宁呢?”

   纪宁是与上官都留在车子里面的,可此时,上官仍在,却是不见了纪宁的踪影。

   上官向着不远处也停在停车场的一辆黑色SUV看了过去,淡淡的道:“他遇到了一个朋友,过去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