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来到往生河前。

有过之前的经验,加上已经打通了一条通道,第二次操作起来一切就变的容易很多。

嗡!

楚岩张开双臂,将生死大道释放而出,很快进行一次融合,将之前的断点处连接起来。

哗啦啦!

瞬间,往生河中间黄色的区域再次开始流通起来。

生死合一。

“差不多了,我们准备出去。”

楚岩说道。

距离大道宫开启没剩下几天,他这边到了鬼界也要进行一些布局才行。

噗通。

纯美桑桑娇羞迷人

一行人再次跃入往生河内。

……

往生河下的鬼界。

一片狼藉。

尸横遍野。

大道之力都变的混杂无比。

之前大道之门解封的9人被楚岩坑了一笔,除了神虚和碎空魔王以外部陨落在这,导致此地的大道之力隐隐都要盖过鬼界大道。

当然,鬼界这边的人情况也没好到哪去。

一个个的凄惨无比。

之前一场大战,鬼族也死了很多人。

神虚、碎空魔王都是顶级强者,导致本来近20名的鬼族归一现在就剩下7、8个,一个个还都带着伤。

溟罗自己都是断了一只手,半边身子都是残破的。

还有一名鬼尉更惨,整个身子都炸没了,就剩下一颗脑袋飘在那,看上去骇人无比。

“溟罗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一名鬼尉怒道:“一开始不是说只有一个圣皇吗?怎么就一下变成10几名归一了?”

溟罗无语,你他么问我,我该去问谁?

我还想知道呢。

“其实也还好,虽然这一次我们损失了一些人,但击杀对方超过10名归一,证道之物,还有一些三界大道,本身对我们也是一种资源。”溟罗讲道。

其余鬼尉闻言倒是没有否认。

这是大实话。

鬼族虽然不修大道之力,但还是可以从中提取一些共同力量的。

譬如生命大道、时光大道这些。

而且剩下的一些其余大道也不是毫无作用,是可以拿来温养鬼途的。

总体来说,这一次收获还是很大的。

至于说死了不少人……

虽说同为鬼族吧,但和人族又不太一样,他们独自处于一界,其实没什么共同荣辱之感。

死的又不是自己,死就死了呗。

死了还好呢,不用跟自己来分接下来的战利品。

“唯一可恶的是,那楚岩竟然没抓到,让他给跑了。”溟罗冷哼声:“还有就是被这混蛋给利用了。”

鬼族的人虽说不聪明,却是也不傻,到了现在,一些东西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。

他们被利用了。

最后溟罗他们击杀天眼等人的时候,那些人临死时骂的可不是他们,而是楚岩。

单从这一点上便能知晓一切。

“哼,冥河,归根结底,这件事还是你所导致的,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溟罗这时突然怒道。

冥河也受了些伤,但不算重,冰冷道:“与我何关?最后一战我也参与了。况且溟罗,你别忘了,楚岩是我的人,最先针对他的也是你,如果你不派出鬼谷杀他,会有今日一幕?”

“放屁!”

溟罗怒道:“他的三界大道根本没断。”

“但他也修了鬼途!”冥河冷道:“况且,这一次能击杀三界不少归一,还都是他帮忙引来的,否则的话,你们有机会吸收如此之多的大道之力?就指望你们各自镇守那遗迹的漏洞泄露?做梦去吧。”

此话一出,不少鬼尉倒是觉得在理,点头笑道:“溟罗,冥河说的其实对,鬼界又不是完排斥外界,那小子我看挺机灵的,这一次又给我们送来不少战利品,其实也挺好。”

“鬼剑,你一叶障目了!那小子他……”

“呦,诸位大人,你们是在说我吗?”

嗡!

正当几名鬼尉议论时,往生河突然又开始拨动一下。

一道笑声传出。

唰!

鬼界众多鬼尉脸色一变,纷纷朝往生河口看去。

下一刻,一个个部如临大敌。

“楚岩,是你!你竟然还敢回来?”溟罗冷喝。

冥河也是皱眉,如今他和楚岩因果连接,所以之前是感应到楚岩离开的,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又回来了?

楚岩看向溟罗,笑道:“大人,你别针对我,说句难听的话,就你们现在这情况,真要是打起来了,咱们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。”

“你……”溟罗大怒,可话却没说出口,因为这是实话。

经历之前一场大战,鬼界这边就剩下7、8个人,虽说人数上还占据一些优势,但一个个都有伤在身,楚岩那边还有大宙王这种顶级强者。

现在双方要是真打起来,真不一定谁能赢。

“小子,你再次回归是想做什么?”

这时,那叫鬼剑的鬼尉拦住溟罗,主动开口。

“回大人,我来鬼界,真不是为了跟你们为敌,相反,是想要跟你谈合作的。”楚岩笑道。

“合作?”

“对。大人们想要杀去三界,这一点我做不了主,但是我可以像之前一样,没事引一些人来鬼界,给大人们当做饵料,这不是一件好事吗。”楚岩笑道。

“放屁!楚岩,你就是想要利用我们解决你的敌人。”

“确实,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不是吗?大人们难道不想要杀神魔?”楚岩也不否认。

鬼族这时不少人沉默。

“当然,大人们也可以现在试试杀了我们,可我们就7人,如今三界,能双修鬼途的人唯我一人,也只有我,才能够打开三界和鬼界之间的通道,大人们若是杀了我,那以后可就没人再能带人下来了。”楚岩平静道。

鬼剑一行人沉默。

他们也看出来了,楚岩还在修鬼途。

双修两界之力的人并非没有过,但那都是上古,起码在上古结束以后,就没再出现过。

楚岩真的是唯一。

楚岩见对方沉默,这才冲溟罗笑道:“溟罗大人,你也不用针对我,我和大人也没有仇……”

“谁说没仇?你杀了鬼谷……”

“那也是大人派人来杀我的,我只是正当防卫。算了,大人既然觉得我杀了鬼谷,是我的错,行,那我给大人道歉总行吧?再不济……”楚岩沉默下,随即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:“这样之前在大道宫从神魔手中得到三件宝物,当是赔礼,送给大人如何?”

“我会稀罕你的宝……”

溟罗话说到一般,停止了。

楚岩取出三块颜色不同的矿石来。

嗡!

瞬间,一股浓郁无比的大道之力绽放而出。

冥河、鬼剑等人眼神都是一变。

“好浓郁的大道力……”

那种感觉,已经超过归一,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……不是单独的大道力,而更像是一种融合后的力量。

“小子,你这是……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感觉挺宝贝的,我从神魔仙那得到的,我是人族,对我感觉用处不大。”楚岩笑道:“溟罗大人,用这三件宝物,来给你赔不是如何?可够换鬼谷一个轮回的命?”

溟罗喉咙干涩,低声道:“楚岩,你,你真的愿意把这三件至宝给我?”

“当然。”

旁边,大宙王等人一个个眼神异样。

这也太好骗了吧?

“可以么大人?”楚岩笑道。

“那,我,哼,小子,之前的事就算了,我不跟你计较,但要再有下一次,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溟罗别嘴,随后一伸手:“给我。”

楚岩微微一笑,也不在意,直接将三件宝物扔出。

那一刻,鬼剑、其余几名鬼尉眼中都是充满了羡慕,甚至有一点蠢蠢欲动的意思。

三界一些大道,尤其是神主他们那个级别,对鬼族修者的吸引力实在太大。

别的不说,冥河在一旁看着都有一点吃味。

这混蛋是我的部下啊,竟然给溟罗这种好东西。

我都没有。

太可气了。

楚岩见状,一阵失笑,但还是传音一句:“冥河大人别急,你才是我的大人,迟早有你的好处,这不是才开始吗?况且,这三件东西我也不知是啥。”

冥河闻言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
算你小子有良心。

不枉我去大道宫为你争战一圈。

但朝溟罗手中的三件宝物看见,还是有一点小羡慕。

溟罗也不傻,感受到鬼剑等人的目光,将三件宝物收走后迅速道:“既然说开了,那今日便到此为止,之前本座受了一些伤先去疗养,告辞!”

嗖!

话落,溟罗转身遁去。

“哼!走的倒快。”鬼剑不是滋味道,随即朝楚岩看去,笑道:“小友,那便这样?你既是冥河的部下,合作一事,到时我们再聊,不急。”

“当然,对了诸位大人,我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是这样,我想要借助一处遗迹离开,但不能是赤镜岭和古仙楼,不知诸位大人可有什么建议?”

鬼剑笑道:“这还不简单?来我的神剑堂,当然,前提是你能说通上面的疯婆娘,否则的话,通道不给开,你们也走不过去。”

楚岩看向大宙王。

大宙王点头道:“神剑堂可以,离大道宫不算远。”

“行,那就神剑堂吧,先别急,我先回一趟古仙楼,看能否从云香大人那借来一些信物之类的,免得刚从神剑堂出去,再一下被人给当敌人干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