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御天武帝

楚岩将魔族朝着杨文青几人丢去。

当然,也不是直接丢的,加固了一些简单的封印。

其实楚岩也不太担心魔族会跑,除非是不想活了。

别忘了,文书笔还在文书堂呢。

楚岩交代一声。

自己就准备去主殿。

这时,还是天默忍不住道:“那,楚岩,我们,就一直在文书堂里待着?”

楚岩疑惑道:“不然呢?我还要给们准备一些酒水啥的?”

天默干笑下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古仙楼已开,按照上古规则,这期间所有人必须离开,否则的话,一旦门户再次关闭,留在里面的人都要死……”

所有人这时眼神一缩。

刚才被楚岩的话惊住了。

不知道你现在在那里

都忘了古仙楼这一规律。

“哦,这个啊?没事,们待着就行,我不让们死,们就不会死。”

楚岩不在意道。

原来古仙楼门户关闭,灭杀内部一切的事楚岩当然知道,但其实也很简答,就是小青和云香做的。

道理也很简单,我开门迎客,们进来行,但赖着不走,那就是敌人,当然要杀了。

现在这些人是被楚岩抓进来的,那就不算敌人,而是囚犯。

囚犯……不用杀的。

“行了,别废话,等麻烦解决,自然会让们离开,但不是现在,我现在很忙,们赶紧去文书堂,一会门户关闭,不在文书堂的都会死。”楚岩恐吓句。

所有人脸色一变。

下一刻,摩杰最快,腾空朝文书堂飞去。

接着是天默、杨文青。

楚岩见状冷笑一声。

不吓唬一下,废话忒多。

“该去主殿了啊。”

楚岩心里想着,也迅速朝主殿飞去。

刚进主殿。

嗖!

小青飘忽出来:“糖葫芦呢!”

“……”

楚岩楞下,随即头都大了。

我去!

把这茬给忘记了。

小青俏脸一变:“骗我?”

“没,没有。”楚岩心里一惊,该死,这地方真是不能胡思乱想。

“小青,听我说,我本来是要给买的,但刚才也看见了,还没给我机会,就被神族一个归一给堵住了,我不敢去啊。”楚岩解释道。

小青愤愤道:“这么说,是那个归一不让我吃糖葫芦?”

楚岩眼睛一亮,立刻点头:“对,就是他,太坏了!”

“气死本姑娘了!我要杀了他!”小青委屈道。

楚岩还想在说什么,一道声音却是幽幽传来。

“小青涉世未深,小友便莫要虎骗小青。”

下一刻,云香化作贵妇出现在殿堂上。

楚岩急忙躬身作揖:“晚辈见过云香前辈!”

云香平静道:“外面的事我已经感应到一些。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被别人利用。”

楚岩心里一惊:“前辈,我……”

云香抬手,示意楚岩听她说:“小友的意图我明白,我虽一直伺候主人,很少交际,可活了太久,见得太多,也明白一些人情世故。小友算是主人半个传人,我理应该帮助小友,但不代表,小友可以拿我们当枪。”

楚岩突然低下头。

当枪么?

楚岩没否认。

对小青、云香,楚岩确实存了一些利用之心。

不过也是没有办法。

他自己太弱,在真界又无靠山。

古仙楼,算在算是他唯一的寄托。

云香继续道:“我在古仙楼,千万栽岁月,只是想等待主人归来之日。外界传,上古仙楼,何其强大,祖皇难攻,然而,小友是聪明人,小友应该明白,古仙楼……斗不过神族,也打不过魔族,包括人族也一样。哪怕说,现在人族已经很弱,可是,一样有至少八名祖皇,古仙楼里……只有我和小青了。”

“如果真的激怒神族,对方举族来灭,古仙楼会如何,小友心中应该清楚。”

云香平静道。

楚岩低头。

这一点,他之前其实就考虑过。

古仙楼……真能抗衡神族吗?

不可能的。

“三界之所以一直容忍古仙楼存在,只是因为古仙楼对他们没有威胁,也从未表现出过要争霸三界的野心。”

云香言罢,冲楚岩叹道:“小友可知,古仙楼为何会每逢十年开启一次?”

“为何?”楚岩楞下。

“为了……求存啊。”云香自嘲一笑:“古仙楼,占据三界一方资源,纳无穷之道,如果我不开启,不让三界来这里寻找机缘,那么古仙楼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,而那样,就没有必要存在了。”

楚岩心中震动。

古仙楼开启历练,竟然只是为了求存?

“古仙楼每逢十年开启一次,给三界各族机缘,其实……就是买命钱啊。”云香叹息,声音中充斥着一些自嘲。

楚岩心中震动。

强如云香,上古仙楼,竟然要靠着开启门户,给三界后人机缘而求存?

这一点,楚岩没考虑,但现在仔细一想,却又何尝不是呢?

上古仙楼,都在云香的掌控之内,她若不想开启,谁又能够阻拦?

开启,也只是为了让各族明白,上古仙楼还有用处。

楚岩低下头,心中生出几分愧疚。

大家都是苦命人,自己却在利用小青与云香。

“前辈,我明白了……是我自私了,我一会会找个机会离开古仙楼,不会再给前辈带来麻烦,今日这里所发生的一切,也都与前辈无关。”楚岩开口。

看向楚岩,云香沉默一会,突然道:“理解错了。我跟说这些,并非是为了驱逐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从一开始便也不会帮,那样的话,古仙楼也不至于卷入这一场危急当中,说对吗?”

楚岩楞下,抬头不解的看向云香。

“前辈的意思是?”

云香道:“跟说这些,只是希望让明白,古仙楼,并非无敌,上古已逝,时境过迁,时代在变化,如今终究不是上古。”

“我可以帮,但是,楚岩,要让我看见希望。”云香讲道:“这世上,没有平白无故的恩惠,不一样,我在身上,看见了一些人的影子,还有天赋。我希望能明白,我在弱小时期帮,用们现在的话,这叫做投资,但不希望将我和小青当做傻子。”

楚岩恍然,可随即他还是不懂,疑惑道:“可是前辈,按照您的意思,古仙楼不争,又何必如此?”

云香摇头:“古仙楼……之所以现在还存在,第一,是因为我一直很低调,古仙楼一直对外开放,散财,求存。第二,如今三足鼎立,人神魔三族还在争锋,谁也不愿意这时候给自己多树敌。”

“但是,这种平衡终究会被打破,说呢?当有一天,一族真的一统三界,认为,那一族还会允许古仙楼这样的存在吗?”

“哪怕,我每十年开启一次,散财,给机缘,可是,为何不将古仙楼直接化为自己的东西?”云香问到。

楚岩恍然。

也是。

现在三族都不对古仙楼这种势力出手,是因为三族还在互相限制,谁也不想当这个先锋。

可有一天,后顾无忧事,还会有人允许古仙楼存在吗?

不会的。

“前辈希望我做的是……”

“强大下去,现在,希望古仙楼成为的靠山,可以,但我也希望将来,大劫降临之际,也能够反哺古仙楼。”

楚岩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晚辈会的。”

“恩,还有,不要在试图利用小青。”

“再无下次。”

“去吧,这一次神族归一降临,我会出手阻拦。现在的,还是太弱,抓紧强大下去。”云香讲道。

楚岩没有否认。

原来在人境,他其实觉得还好。

那时候,轮回都很少出现。

然而,从来了三界战场后,他才真的发现,自己非常弱小,哪怕现在能杀轮回,其实一样不算什么。

这三界,终究是少部分人的三界。

剩下的人,皆为棋子。

“去修行吧,的道很特殊,我其实能帮的不多,除了一些大道的本质外,剩下的一些还要靠自己。”云香说道。

楚岩点头,他现在对修行也有一些自己的感悟。

包括何为时光、轮回、祖皇,都知道一些。

他现在缺少的不是感悟,而是底蕴。

知道的多没用,唯有足够雄厚的底蕴才行。

“多谢前辈,那晚辈先告辞了。”

“恩,还有一件事,多去神纹堂那边走走,我看修的道,似乎是想要追求圆满,然而,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圆满。”云香讲道。

楚岩楞下:“真正的圆满?”

“恩,现在修的道,依旧算不上是真正的圆满。”云香讲道。

楚岩点头:“前辈说的是,我现在也发现,不够,我合道一直没有达到百分之百,应该是缺少了仙族道槽。”

楚岩之前便发现,144道槽并非部。

许多大道还在游离,并未完合道。

这都是不圆满的体现。

云香摇头:“我指的不是这个,仙族道槽……这个其实不难,我虽不知,但主人的一些卷宗中应该有所记载,可是,哪怕开了仙族道槽,一样不是圆满。”

“还不是?”楚岩疑惑。

他现在合道率已经达到97%,开了仙族道槽的话,他觉得自己肯定能达到100%,还不算圆满吗?

云香摇头:“不是的,真正的圆满,是无缺的,是完美的,然而,我问,灵魂、精神力,难道不是一种道吗?”

楚岩猛的楞下。

“大道一途,精神一途,被世人给拆分开来,然而……的肉身和灵魂,真的能完拆开吗?拆开了,还算圆满吗?”

楚岩脸色猛然一变。

这话,是什么意思?

“这一方面,我懂的也不多,只是听主人曾讲过,大道殊途同归,真正的圆满,溯本追源,精神力也好,大道也好,本该是一样的。”云香讲道。

楚岩震动。

他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这方面。

但是,有这个可能吗?

大道、精神力,合二为一?

这才是真正的圆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