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雨动了动,除了更加剧烈的疼痛外, 他几乎没有办法移动分毫。

顾雨垂下头, 打算缓一口气, 蓄积力气, 争取将外面的岩兽推开。

正在这时候, 他忽然看到, 刺穿他的白色骨牙上, 出现一只黑色的小虫子。

那虫子所在的位置到顾雨的肩膀处还有一排微小的脚印,沾染着顾雨的血,很明显它是顺着顾雨的的身体爬上来的。

但是此刻,顾雨除了疼痛,已经感觉不到其它了。

接着,越来越多的黑色小虫出现了。

顾雨心里一动, 抬头看去, 在深坑之上, 他看到刚好赶过来的香香。

黑色的叶片慢慢延伸下来, 他先跟顾雨打了招呼, “顾雨。”

没错,虽然家里的小孩子们都叫香香哥哥, 香香本人也将他们看成长辈, 但是他是直接称呼顾雨和云昭名字的, 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已经有爸爸了,所以不能跟着小熊称呼爸爸。

顾雨缓缓呼出口气,“那么远, 真难得你找的过来。”

香香边检查顾雨的伤势边一本正经地答道,“中午了,你不回来,云昭和小熊都有点着急。”

这个着急用的有些委婉,小熊坐立不安,每隔五秒钟就要问一次,云昭的脾气则更差了。

清纯美女异装生活照

他看看时间,就出来找顾雨了,也幸亏他可以将自己分散成无数虫子,所以才能这么快找到顾雨。

不仅找到了顾雨,他的黑色叶片上,还拽着顾雨用衣服包住的几颗大果子。

“谢谢你,亲爱的。”顾雨无力地说道。

香香真的帮了大忙,虽然香香也受伤了,但是将岩兽拖拽开,却比顾雨容易多了。

看看顾雨的伤势,那些小虫子化为了无数黑丝,在将顾雨迅速拉出来的瞬间,黑丝钻进了顾雨的伤口。

从顾雨的血管,到肌肉组织,都出现了黑丝。

这东西缓解不了疼痛,却能很好的止血。

在顾雨恢复的时候,黑丝自己会撤出来,它们是香香的一部分,香香能控制它们。

顾雨是被香香用黑丝捆住带上深坑的,四米多长的岩兽也是,香香还将那架足足有二十多米长的巨大骸骨带上了。

在香香看来,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,而浪费食物是可耻的。

顾雨回落日镇的时候,除了脸色苍白之外,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。

守卫们看到他身后四米多长的岩兽,震惊中对他竖起了大拇指,“你可真厉害,这种灰岩兽很难抓的,跑得快,力气也大。”

在守卫靠近的时候,顾雨僵硬了一下,不过他若无其事答道,“我运气好,这家伙几乎可以说是自己撞上来的。”

守卫们大笑起来,恭喜了顾雨一番。

顾雨和香香很快进了镇子,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路上很少见到青壮年,但是一些妇人老人或者孩子还是遇得到的。

见到顾雨带着的灰岩兽,大家又是惊奇又是羡慕。

连带着,觉得顾雨都加了一层光环。

“这小伙子不错呀。”

“看起来养家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“下次宴会可以请他们家一起来。”

“我还是看好卡斯帕家,他们家五个儿子,一个都还没有娶老婆呢!”

“听说已经在筹备聘礼了,他们家可是难得的选择,都是壮劳力~”

顾雨虽然走得不紧不慢,却觉得下一刻自己就要跌倒了。

好在,他总算在香香的偷偷帮助下走回了院子。

小熊已经跑着迎出来了,他闻了闻,紧张地问道,“爸爸,你受伤了吗?”

顾雨对他摇摇头,直接往屋里走去。

二号飞过来,用爪子抓着顾雨衣服,以期帮上点忙。

“你没事吧?脸色怎么这么难看,噢,是失血过多吗?”

香香将院门关上,高高的院墙挡住了所有视线。

从顾雨进门,到他躺在床上,云昭的视线一直落在顾雨肩膀上,只觉得越发暴躁了。

顾雨受伤了,而且比较严重,虽然不如他,但是短期内最好是不要出门了。

这个可怜的家庭,又雪上加霜了。

香香拉开惶惶然的小熊,带着小熊去分解猎物,小熊从厨房将所有容器找出来,装灰岩兽的血。

最后,连院子里的几口大缸也用上了。

没有水清洁,他们是用血液清理的。

小熊还偷偷喝了几大口,他实在太饿了。

香香则将清理灰尘的血都吸收了,化成黑丝的时候,他能分开那些灰尘和血液。

云昭虽然没有说话,却一直紧紧盯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顾雨,就连小熊叫他,都是叫了两遍才回过神的。

小熊为云昭送来了一碗血,他觉得爸爸肯定也饿坏了。

云昭惊讶地看看那只大碗,最后他将那碗血灌进了顾雨嘴里。

他可不是突然发觉自己对顾雨多么情深,只是,如果顾雨倒下了,就没人养家了,云昭这么对自己说道。

小熊凑到顾雨身边,用大头顶了顶顾雨,还贴心地将顾雨脸上喂食的时候残留的血迹舔干净了。

云昭皱了皱眉,这条不讲卫生的小胖蛇!

“喂,小胖子,去再给我拿一碗。”

小熊又跑去带了一碗进来,看到云昭喝完了,才期期艾艾地说道,“我不叫小胖子,我叫小熊。”

云昭:……小熊难道比小胖子有水准多少吗!

顾雨慢慢睁开了眼睛,灰岩兽血液里带着些微的能量,对他确实有些好处。

他强迫自己坐了起来,对小熊说道,“乖,等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,二号,帮我给小熊冲一碗岩根粉。”

二号飞向厨房,开始烧热水,谢天谢地,厨房里的设备还有一部分能用。

小熊则对着顾雨点了点头,尾巴抽着地面说道,“爸爸,我不饿,我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。”

顾雨笑着亲了他的大头一口,然后开始打坐了。

云昭简直要被这对傻瓜父子的相处模式恶心坏了,都多大了,还成天亲亲,小胖子也太爱撒娇了,这还是男孩子吗!

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伴侣,但是他得说,顾雨太不会教养孩子了。

如果以后他恢复记忆,一定要让小胖子知道怎样当一个真正的男子汉——至少不能老扑在妈妈怀里滚来滚去!

顾雨在修炼玄隐,他惊喜的发现,玄隐可以修炼。

这真是一部逆天的功法,在七日空间里可以修炼,在这个几乎禁止各种能量的地方也是能修炼的。

一丝丝能量被吸收进身体,艰难地打通经脉,而肩膀处,还需要修补经脉,血肉与骨骼。

顾雨打坐了两个小时,虽然没有形成大周天,但是却不是站起来就发晕的情况了。

在家包括云昭的目光注视下,顾雨先解开了地上那包衣服,露出里面圆圆的果子。

小熊凑过去,在旁边好奇地看着。

顾雨将一只白皮果分成五份,云昭,小熊,二号,香香每人都分到了一块,照例,依旧是顾雨和二号先尝了尝。

“真不能想象,这种鸟不拉屎的星球会有这种美味的果子!”二号感慨道。

现在家人都在埋头吃果子了,就连一向挑剔的云昭,都将那一块瓜果吃干净了。

最重要的是,这水果不仅好吃,还能解渴。

小熊将白瓜里的种子都一一收集了起来,除了蛇皮果,这将是他第二种种植的作物了。

吃完瓜果后,顾雨看向云昭,“你今天怎么样?”

顾雨是在问云昭的伤势。

“不会比你更糟糕,至少我不会明知道打不过,还去挑战一头这么大的猎物,让自己狼狈不堪地回来。”

“我当然是知道自己能收拾的了它才动手的。”但是,看着云昭那怀疑的眼神,顾雨摆了摆手,“当我没说吧。”

云昭垂下眼睛,他不该去责备顾雨的,这样他们一家才有足够的食物。

但是,云昭气恼万分地看了自己的腿一眼,再次运转灵力,更深沉的疼痛从经脉延伸到四肢。

他的伤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?

要是好不了又该怎么办?

就算强大自信如云昭,这一刻都觉得未来黯淡无光了。

顾雨走到院子里,看到已经被香香大卸八块的灰岩兽,笑了起来。

用一块肉和一桶血,顾雨从镇长家换了好几桶水和一些调料回来。

顾雨做了炖肉,红烧蹄髈,血豆腐,一大锅肉丸子。

更多的,则被他处理了一番,挂在屋檐下风干了。

一家五口吃了到达这里后最丰盛的一餐,都吃饱之后,厨房还有不少血豆腐和肉丸子。

留着香香和二号陪着云昭,顾雨带着小熊去了卡斯帕家里。

这会儿已经过了晚餐时间,卡斯帕一家都在观看星球新闻。

卡斯帕热情地将顾雨迎了进去,顾雨送来了一些炒好的血豆腐和肉丸子。

“怎么这么多,你们刚过来,应该珍惜食物。”卡斯帕笑出一口白牙。

“我今天听维克说了,你跟他一起去采集岩根了。”

“你们家维克简直是采集小能手啊,我跟他完不能比。”顾雨感叹道,“对了,我听维克说你们四个兄弟都是矿工,我也想去面试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?我是说,比如,我是外地人,那里会查证这些吗?”

卡斯帕一家都惊讶地看着顾雨,卡斯帕的四弟杰恩直接说道,“那倒不会,不过,兄弟,矿工很辛苦的,我不建议你去,真的,你这小身板,风一吹都能吹跑了。”

卡斯帕的父亲则打量了顾雨几眼,委婉地建议道,“也许,你可以考虑成家,先在落日镇站稳脚跟,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“但是,我已经结婚了啊。”

当知道顾雨带回来的一直昏迷的男人是他的伴侣后,卡斯帕一家人都为顾雨惋惜起来。

因为顾雨样貌非常不错,不论嫁娶,在落日镇都很占优势的。

卡斯帕最后答应顾雨,等过几天,可以带顾雨去最近的弗兰城,应聘矿工。

顾雨还说起来他找到的白皮瓜,一直得意自己采集能力的维克小少年叫了起来,“你居然找到了银果?!我要嫉妒死了!天呐,你知道那东西多贵吗!在弗兰城,一颗银果你能换取到一个月的食物!”

卡帕斯则若有所思,“怪不得你遇到灰岩兽,它们最喜欢吃银果了,以后还是要注意安,要我们帮你把银果卖掉吗?”

顾雨想到云昭和小熊他们都非常喜欢吃,摇了摇头。

回家路上,小熊不安地问道,“爸爸,你要去当矿工吗?”

“是的,亲爱的,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种矿石,我得想法办找到才行。”顾雨回答道,他当然不是为了养家去当矿工,而是为了寻找青乌石。

只有二号升级,他们才能离开这个地方。

“小熊,今天,和你……云昭爸爸今天相处得怎么样?”顾雨问道,他知道云昭多疑的性子,而且他受伤了只能待在家里,估计也是非常不好受的。

小熊顿了一下,回答道,“爸爸对我很好的,他很宠我,喂我吃的,给我讲故事,还不让别人欺负我。”这些都是小熊心里深深的期待。

顾雨松了口气,他轻声对小熊说道,“云昭爸爸为了救我们受伤生病了,脾气可能会不好,等他记起来就好了。”

“爸爸可以记起来吗?”小熊双眼发亮地问道。

“当然可以,你爸爸每次都能记起来的。”

小熊终于放下心了,他太想念以前的云昭爸爸了。

两人回去的时候,云昭悄悄松了口气。

顾雨这天晚上没有睡,一直在修炼玄隐。

半夜停下修炼的时候,顾雨就看到了睡在床上的小熊和云昭。

小熊本来是挨着他睡的,现在已经蹭到云昭那边去了。

而睡熟的云昭,是安静而美好的,也只有在这时候,才能感觉到,他还是原来的云昭。

顾雨看了好半天,才重新开始修炼。

这几天,家里食物充足,顾雨没有出门,一直在修炼玄隐。

第三天的时候,卡斯帕过来,帮着顾雨将坍塌的屋子修好了。顾雨还用那头被香香拆开的兽骨在院子里布置了小小的防御阵,也许不如灵石,但是至少能起到个示警的作用。

当天晚上,小熊香香和二号睡觉的时候就搬去了新屋子。

也是在这天,香香半夜被小熊吵醒,发下小熊居然抱着一条蛇形玩偶,边偷偷哭边小声叫爸爸。

自从云昭不再让小熊叫爸爸后,小熊都伤透心了。

睡在旁边的香香凑过去,拍了拍他,直到将小熊拍睡着。

白天他们还会到顾雨他们的房间,因为不想在两位爸爸的视线之外。

第五天的时候,顾雨肩膀上的伤终于好了,如果没有玄隐,简直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。

“爸爸,你今天就去吗?”小熊问道。

“是的,亲爱的,家里就拜托给你了。”顾雨对小熊笑着说道。

“放心交给我吧!”小熊拍着胸脯回答。

顾雨看向云昭,将控制院子阵法的兽骨递给了他,“照顾一下他们。”

云昭接了过来,“你应该早点回来,我可不想帮你带孩子带到晚上。”

顾雨翻了个白眼,“我会尽量早点的。”

顾雨离开之后,云昭想干什么就只能指使小熊了。

这天中午,他们正在吃顾雨提前准备的午饭的时候,云昭眉头忽然一动。

几分钟后,院子外面传来了轻轻的响动。

小熊跳了起来,家里,似乎来了小偷,这可怎么办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