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药王殿的老祖出现之后,林昊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。

这,这药王殿的老祖竟然是一名修真者!!!

林昊在第一眼看到那七彩祥云飞射过来的时候,就一下子感应到所谓的药王殿老祖,其实跟自己一样是一名修真者!

而且,更为恐怖的是,这药王殿的老祖竟然是一名:筑基期的修真者!

林昊现在凝气七层,若真是面对筑基期的修真者,那肯定是鸡蛋碰石头!所以,连他这个时候也震骇在那。

“怪不得,他能布下困兽阵!”

“怪不得,他能斩杀从荒古界出来的魔猿!”

“原来,这药王殿的老祖竟然是一名筑基期的大能修者!!”

却见,当药王殿的老祖“归位”之后,本来已准备自杀的詹秋白也惊喜的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“老祖!!”他浑浊的双目中,双眼激动含泪叫了一声。

那盘膝坐在七彩祥云上面的药王殿老祖,无法看出年龄,只能看得出他满头白发,眼神之中充满了举世沧桑。

他在来临之后,如火炬般的双瞳,冷冷扫了一眼全场,顿时一股威压之感传遍全场。

红衣古装美女雪地里绽放

“是谁胆敢毁我药王殿?”一声怒喝再次从他嘴里喝出!

阵阵滔天气息,从他周身散发出来,如同仙人!

“我!!”

林昊猛然一步踏出!

他手提血煞刀,眼神冷冽面对着那盘膝坐在七彩祥云之上,宛如仙人一般的药王殿老祖,不畏不惧,如同战神!!

“??”

当药王殿那双火炬一般的精光双瞳投注在林昊身上的那一刻,不仅为之神色微微一变。

林昊站在那里,如战神!

“是我又怎么样?”

在林昊一语出口,那边的云鹤大丹师立即跪在地,对着药王殿老祖道:“老祖,这野小子毁我药王殿,杀我药王殿弟子,此刻更是逼迫我们掌门自杀成仁,请老祖一定要斩杀这贼子,为药王殿报仇!”

“请老祖斩杀这贼子!以报血仇!”

滚滚声音,从这百余名药王殿弟子的口中叫出!

这一刻,所有药王殿人,誓杀林昊!

却见,药王殿老祖并没有理会那些声音,而是眼睛呆呆的望着林昊。

一分钟!

两分钟!

……

足足看了五分钟!!

接着他身子骤然一闪,便从七彩祥云上面飘然落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是一世药王:昊天尊???”颤抖的声音突然从这药王殿老祖的嘴里叫了出来。

此话一出,全场死寂!

这一刻,所有药王殿弟子懵了!

云鹤大丹师懵了!

掌门詹秋白更加懵了!!

他们都不知道“老祖”口中的“一世药王”,“昊天尊”是什么意思。

林昊在被一口叫住自己曾经在“天龙大陆”的头衔时候,冷冷扫了一眼面前的药王殿老祖。

“是谁?竟然知道本尊之名?”

药王殿的老祖在听到了林昊承认之后,那一刻,身体竟然激动的颤抖起来!

然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药王殿最强的老祖,竟然“噗通”一下跪在了林昊面前。

“天尊……我是曾经被救的那个小小小丹童:玄松啊!”药王殿老祖跪在那颤声道。

林昊在听闻这个名字之后,有些记不清楚!

脑海中思绪很久,他才喃喃道:“玄松?”

“天尊,可还记得当年在万药宗山脚之下,我因快饿死之时,曾给我一口饭吃,还让我进入万药宗成为了一名丹童!!而且连我的名字,都是所赐!天尊,可还记得?”药王殿的老祖继续道。

“玄松?万药宗山脚下?”

随着药王殿的老祖一一讲出当年的事情之后,林昊脑袋“轰隆”一下想了起来。

“本尊记起来了,原来是那个曾经的小娃娃?”林昊猛然望着眼前的药王殿老祖道。

药王殿老祖听得林昊这么认出自己,一下子在那激动的点头。

“对,对,对!天尊终于认出我来了!”

“想不到竟然是?”林昊现在神识打开一眼望去!果不其然,眼前的这个赫赫有名的药王殿老祖,原来曾经竟然是自己在万药宗山脚之下所救下的一个小娃娃!!

当年,他才10岁不到,还没有现在的阿水大……

谁能想象得到,他现在竟然是药王殿的老祖!!!

“天尊!终于见到了!!”

“自从炼制神丹离开万药宗之后,所有人都以为陨落了……天尊,想不到有生之年,我还能见到!!”药王殿的老祖声泪俱下的说道。

望着他们的老祖竟然曾经乃是林昊的一名小小丹童的时候,这一刻刚才那些叫嚷着要“誓杀林昊”的药王殿弟子,全部懵逼了!

真懵逼了!

“呵呵,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!”

林昊本以为这一次要血战一场,可没曾想,在这里竟然遇见了修真界的故人……而且还是自己曾经只是举手之劳救下的一个小小娃娃?

“叩见天尊!!”药王殿老祖此刻再次对林昊行跪拜大礼。

林昊挥了挥手道:“不必多礼,起来吧。”

药王殿的老祖,这才慢慢站了起来。

“天尊,当年炼制神丹突然失踪,怎么会到达这里?”药王殿老祖在起身之后,才赶紧问道。

林昊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容我回头再慢慢告诉!”

“嗯!”

这边的詹秋白,还有云鹤,以及其余药王殿弟子提那个这林昊与他们老祖谈话,都呆滞了!

就连那边的乌扎,还有张成贤等人也无语在那!

此刻,在他们心头只有一个疑问:这林昊……到底是谁啊???

“老祖,我……”

詹秋白这个时候想插嘴,却见药王殿的老祖玄松,突然冷冷瞪了他一眼!

“是招惹的天尊?”

詹秋白突然一股惧意涌现,赶紧道:“是……是我!”

“敢惹天尊,死!”

药王殿老祖大手一扬,便要直接虐杀眼前的掌门詹秋白。

“算了吧,别杀他了。”林昊突然在一边淡淡道。

听得林昊这么说,药王殿老祖这才狠狠瞪了一眼詹秋白:“我听天尊之命,先饶一条狗命!!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