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母看到两人如此,也是微微一笑,端起桌上的茶杯,想要喝一口水。

老管家眼疾手快的拦下,道:“夫人,这茶凉了,我去给您换些热的来。”

在平常,唐峰等人喝茶,尽管水凉了下去,也不影响茶的口感与甘甜,甚至这水泡上几次,都会保持清香,而林母的身体一直不好,唐峰给她的开的方子里面,便是忌凉的东西,故而这老管家见了,马上便是拦着,又立刻端起茶壶,出去换热水了。

唐峰向着老管家匆忙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,才微微的笑道:“其实张叔说的也没错,换做任何一个人在那样的地位上,遇到这种事情,肯定都是要保住自己所拥有的东西。”

“可是有些人分明早就已经拥有了一切,偏偏却要不择手段,还要去得到其他的东西,而得到这些东西,却要以毁掉别人作为代价!”林梦佳在说这话的时候,微微的咬着牙齿,脸上的肌肉也在轻轻的颤抖着,虽然她的情绪略有几分激动。

刚刚与唐峰四目相对的时候,还一脸柔情蜜意的样子,现在,这么快就变了脸色,让她的小姨不由得吓了一跳,忙道:“佳佳,,是不是——”

“佳佳,有些事情,不要去想太多,或许有时候,本意并非如此,只是身不由己罢了。”林母看向林梦佳,她的声音,带着几分柔和,脸上的神情,亦是如此,向着林梦佳微微的点着头,目光里面,意味深长。

林梦佳眉梢轻轻的挑了挑,正要说些什么,却是感觉到唐峰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,她便是没有按照之前所想的开口,而是向着自己的母亲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,妈妈,这些道理,我都是懂的,我已经长大了,已经可以分辨是非黑白了。”

当初林父对她做出的那些欺骗,在林梦佳的内心深处,其实早就是怀疑的,可正如她所说,不愿意去相信,才自欺欺人,宁愿让自己去恨已经下落不明的唐峰,也不想、不敢去怀疑自己的父亲,可现实,却是狠狠的打了她一个耳光。

正是她的亲人,将她骗的最深,还做出伤害她最爱的人的事情。

这事情,着实是令得林梦佳相当的伤心,很久都缓不过来。

如今林母却在说,她的父亲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她当然是不愿相信的,本是想要反驳,可被唐峰这么一提醒,也是明白过来,自己的母亲当然是不希望她和父亲反目成仇的,她现在说什么,她权且应着就是,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情,与自己的母亲较真。

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

林梦佳的情绪缓和了下来,林母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林梦佳的小姨看到林梦佳恢复了正常,才又连忙回到之前的话题,道:“们刚刚说,柳蕙雪的死和朱家有关系,她当真是被朱家人杀死的?这朱家老爷子,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。”

“凭着朱家的势力,想要杀死一个柳蕙雪这样的普通人,怕是极为容易的,这么做也不费什么力气。”林梦佳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。

唐峰却是轻轻摇了摇头,淡淡的道:“如果柳蕙雪当真是被朱家给杀死的,那现在,就不是这等局面了,至少,对于朱薇来说,不会还与朱家保持这等表面融洽的关系,之前我见到朱薇,她虽然颇有心机,但亦是嫉恶如仇、不会拖泥带水的性子。”

“说的也是,”林梦佳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“就算朱薇是朱家的私生子,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死在朱家人手里的,怕是也早就会和朱家决裂了吧,不过,朱家家主对柳蕙雪这么绝情,可对朱薇,倒是并没有什么亏欠的,至少,在外人看来,她就是真正的朱家千金,甚至于,在今日之前,我完全都不知道还有这等事情,也完全没有听说,朱家有对朱薇苛刻的地方。”

“平心而论,这朱家的老爷子对朱薇,还真是相当不错的。”

老管家端着茶,从外面走进来,听到林梦佳说到这些,便是接口又继续道:“人人都知道,朱家老爷子有好几个儿子,可却是最疼这个小女儿的,从小的时候,便是要什么给什么,当真是想要星星不给月亮,平常对儿子们相当严厉,可对女儿,却是笑脸相待,就连出门在外谈生意,也会经常带着朱薇在身边,可以说,朱薇当初可以掌控朱家的大部分产业,是和朱家老爷子的鼎力栽培分不开的,他对朱薇,当真是真心的疼爱。”

说话之间,他已经给林母重新倒上了一杯热茶,送到了她的手边上,又给其他人,都续上了热茶。

林母端着茶杯,轻轻的吹着,又点着头,道:“朱薇确实是朱家老爷子的掌上明珠,所有人都看得清楚,他又多疼爱她,并且,完全不是做给外人看的,凭着朱薇那杀伐决断的性子,也能看得出,平常在家里,她是说一不二惯了的。”

看得出,朱家家主对朱薇的宠爱,是有目共睹的,老管家和林母都这样说,应该并无什么问题。

可是,林梦佳的小姨,却是露出了几分不以为然的神情,道:“都说朱家最受宠的是朱薇,说这女儿的地位比所有儿子都高,可不管朱家老爷子平常怎么对朱薇好,真遇到大事了,还不是就露出真面目来?他对朱薇好,怎么就不把家业都交给朱薇呢?倒是当初说什么因着她是女孩子,不能继承朱家的家主位置,直接就把她从家主的候选人之中排除了出来,若不是因着这个缘故,朱薇也不会寒了心,离开燕京,去南方了吧?”

林母微微的皱了一下眉,道:“这家主的继任之事,是朱家的家事,并且这历任的朱家家主,都是男人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这一点,倒是实实在在的,看起来并不是故意找一个托词来搪塞朱薇,想来,朱薇自己,也是清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