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,虽然小狸花不是他家的, 但是, 养了几天, 那也是有些感情的啊。

并且, 小狸花还是为救云昭而被吞掉的。

顾雨脑子轰的一声, 跳起来就冲上去了。

顾雨的匕首扎到了巨兽的嘴角, 但是, 他觉得自己还没有用力,巨兽就直接倒了下去。

而顾雨因为用力过猛,直接摔巨兽身上了。

顾雨略微迷茫地起身,却发现巨兽趴地上一动不动了,而身为一品法器的匕首甚至没在巨兽的鳞片上留下道白印,顾雨都有些为它羞愧了。

顾雨开始用力撬巨兽的嘴巴, 他觉得, 如果抢救及时, 说不定小狸花还活着。

正在使劲的时候, 顾雨觉得云昭用尾巴敲了敲他的肩膀, 然后对他说道,“抬头。”

顾雨抬头看去, 却震惊地看到小狸花正飘在天空中, 外面还罩着一层肥皂泡一样的东西。

被那东西包着, 小狸花越升越高,就算这样,小狸花还努力朝着顾雨举起了一只前爪。

顾雨看了半天, 确定小狸花还是肥肥的一只,没哪里受伤,才一脸感动地说道,“小狸花没事,真是太好了。云昭,它救了我们,它一直在和我们说再见,肯定是舍不得我们。”

云昭没吱声,只是侧头看了顾雨一下,抿了抿嘴巴,他看的懂小狸花的意思,但是,这,怎么好说呢。

惹人怜惜的熊猫头清纯美女唯美写真

小狸花终于可以回家了,它的任务是被顾雨杀死,救人也算是间接被顾雨害死的吧,不然怎么就能回去了呢。

但是,这种巨兽,根本不是它这种小妖对付得了的,所以,小狸花并没有因此增加一条尾巴,反而减少了一根。

小狸花万分心疼地掰着爪子数了数跟着顾雨期间的得失,杀死杀人魔夫妇得到两条尾巴,喝了几天赤苗汁得到两条尾巴,为了顾雨和那条蛇失去一条尾巴。

想了半天,小狸花还是忍不住心痛,努力冲着顾雨比划着一只脚掌。

你欠我一条尾巴!一条尾巴!要记住啊……

而顾雨放松下来,才发现,巨兽并没有死,它只是睡着了。大概被顾雨抓的不舒服,鼻子里还哼了哼。

顾雨囧住了,赶紧放开抓住巨兽下巴的手。

往后退了几步,发现巨兽没有醒来的迹象,顾雨转身跑了。

顾雨回到山洞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这个时候,谢弘昊老高四人的背包已经装满了东西。

谢弘昊还在脚旁边放着一块比较大的石头,这是他死活磨着甲壳虫拖回来的。

顾雨惦记着那块陨石的事,跟顾淳打了个招呼,就去里面找古原,先掏出一块陨石旁边形成的红色石头,问他认不认识。

古原随手接过来,细细看了会儿却愣住了,古夏则双眼放光地跑过来,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这是高级能量石!”

顾雨也是一愣,他还以为陨石将土壤金属化和石化成了普通石头呢。这样的话,那块大陨石真是了不得的东西,怪不得追来的巨兽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。

想了想,顾雨拿着红色石头问道,“你想要吗?”

古原吞了吞口水,他当然想要!这种高级能量石用处可大了!

顾雨笑着说道,“我们做个交易,你带我找一个土壤比较多的地方,我将这能量石送给你。”

既然叫能量石了,那么肯定是富含能量的,而能量石是陨石边上的土壤形成的。顾雨摸不准是任何土壤都能形成能量石,还是只有木之星的土壤才行。

保险起见,顾雨打算带点回去。

古原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抵不住能量石的诱惑,说道,“也,也不是不行,但是,我有个条件。”

顾雨说道,“你说。”

古原紧紧盯着顾雨的眼睛,“到了那里,除了土壤,你什么东西都不准动。”

顾雨笑了,“你放心,到时候,我拿什么都让你看看,你允许我才拿,行吗?”

古原最后同意了,他还是比较相信顾雨的。

古夏看看哥哥,小声问道,“哥,你要带他去那个地方吗?我也想去。”

“不行,你留下来,帮我看着这边。”虽然是最疼爱的妹妹,古原也一口拒绝了,那地方对族里很重要,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。

古夏有点泄气,但还是乖乖留下了。

古原带着顾雨顺着通道往里走去,顾雨观察着周围,越往里,两侧住人的山洞就越少,很长时间才会出现一间。

而且,大多数洞口还被挡了起来。

顾雨还发现,通道是往地下的,而且,随着通道的深入,周围反而明亮起来。

两侧也并没有火把,倒像是石头在散发着微弱的光。

古原在通道尽头停了下来,然后他在旁边摸索了一阵子,就听到咯吱咯吱的沉默声响。

顾雨还闻到了血腥味,大概只有古原的族人才能打开这扇门。

很快,通道尽头就出现一个巨大的石门,随着古原踏入洞内,顾雨眼前就是一亮。

他们站在了一个巨大而开阔的岩洞中,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的石坑,每个石坑面前还有一个长条形石案,已经一个能量炉。

而最引人注意的却是头顶,整个头顶的岩石是透明的,明亮而柔和蓝光从岩石上投下来。

这样看去,仿佛顶上是一块巨大的水晶,水晶外面就是蓝天,又像是悬在脑袋顶上的水面,一个不下心,上面的水就会涌进来,淹没溶洞。

但是,那只是一层岩石而已,还是地底深处的岩石。顾雨深深吸了口气,勉强将视线拉了回来。

古原往里走,到了一个石坑边上,说道,“喏,里面就是你要的土。”

顾雨走了过去,发现石案上摆着不少大大小小的石头,案子下面也是,那些石头一看就比谢弘昊他们捡的那些要好。

而大坑内,则有不少各种颜色的土壤,以红色居多。

说是土壤,其实就是那些金属含量颇为丰富的石头的碎屑,因为都化为了粉尘,和外面的土壤已经没有区别了。

顾雨在石坑边上蹲下来,拿出一个袋子,“这里面的我能装吗?”

古原点点头,这里算是族人处理石头得到金属的地方,坑里是边角废料,忙的时候还有人专门清理这些。

所以,如果顾雨只是打算要这个,他还是可以做主的。

顾雨拿着袋子,将大坑里的废土部清理了一遍,他还是按照石坑区分了一下,每个石坑的废土用一个袋子装起来。

最后,顾雨将这些部装入了储物袋中。

看着古原疑惑而惊讶的脸,顾雨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谁没有点秘密呢。”

古原也就不再问了,他程盯着顾雨,知道自己这边珍贵的金属石头都没有少,也就放心了。

出来之后,古原又将洞口关闭。

回去之后,顾雨还送了古原一些临别礼物,那就是从浅红到浅黄各个颜色的植物,每种几根,以后却可以帮助古原和古夏突破境界。

“谢、谢谢你。”古原红着脸接过来,才问道,“咦,你们要走了?”

“快了。”

顾雨的话在当天晚上成真了,他们吃完了晚饭没多久,就眼前一黑,接着,已经回到了熟悉的酒店里。

不知道大楼里的人是不是回到了原本的地方,反正他们一个不少地回了酒店。

“总算回来了!”

“那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可以肯定,本地的网络也没有那种地方的资料,我刚查过了。”

“我觉得,现在最重要的是出去大吃一顿,我们已经忍饥挨饿好几天了!”

“我要马上去喝一杯!”

人们激动而兴奋地说着,又一个晚上,他们再次活下来了,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了。

现在是早上六点,和那些准备好好庆祝一番的人们不同,钟唐和查尔斯,沈军和老高没有耽搁时间,只在路边商店和餐馆补充了食物和水就分别出发去探路了。

这也是之前商量好的,看看另外两条陆地路线会出现什么情况。

谢弘昊则悄悄找到顾雨,他们带回来的石头和土壤太重,就都存到顾雨储物袋里了。

顾雨照旧补充了食物和水,水果也买了一批,因为要走水路,还买了些简单的潜水装备。

接着顾淳抓紧时间睡觉,顾雨坐在床边准备修炼。

云昭在顾雨身边游动了几下,终于忍不住对顾雨说道,“我,我的第四个灵根出来了。”

顾雨呆住了,他他他的第二个灵根还不知道是什么呢!

顾雨心情复杂地将云昭托到手上,问道,“是什么?”这样下去,他很容易夫纲不振啊。

“是空间灵根,我之前发烧也是因为这个。”云昭说道,他还舔了舔顾雨的手指。

顾雨惊讶道,“还有这种灵根?”

云昭点了点头,“双月空间可能有掌控空间的能力,因为屡次被送往各个空间,我的第三个灵根才自己显现出来。”云昭其实还是挺开心的,他起点比较低,只有更多的努力,更好的灵根,才能……净化自己的血统,变得更强大。

强大到足有保护他和伴侣,当然,还有他们的孩子。

而云昭在空间灵根觉醒之后,他能开的储物袋变成了五个,而且,他还可以稍微变化一下形体了。

顾雨虽然沮丧,还是为云昭庆祝了一番。做个蛋糕,烤个肉之类的,蛋糕上放了云昭喜欢的蛇皮果和顾雨喜欢的草莓,最中间,用奶油做了一个白色小蛇的雕像。

云昭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他特别开心,将烤肉都吃光了,绕着蛋糕转悠了半天,东边咬一口,西边咬一口,时不时还看一眼中间的雕像,看起来——真美味啊!

在云昭自我陶醉的时候,一只勺子伸过来,将小蛇雕像弄走了。

接着,云昭就看着顾雨泄愤般一口吃掉了小蛇。

那,那是他留着最后吃的,云昭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!

除了休息或吃大餐的人们,还有一些人在忙碌,那就是亚瑟和谢弘昊等人。

他们要想办法弄到一艘船,但是,他们打租船电话的时候,所有的船主,或者客服,在听到他们要是加尔湖的时候,声音都从热情甜蜜迅速冷下去,然后告诉他们,他们没有去那边的船,一艘都没有。

原本以为这会是个简单活计的几人面面相觑,租不到船,他们怎么过那个大湖,游过去实在不太现实。

众人正想办法的时候,一个电话打到了房间之内。

谢弘昊随手接了起来,“我是,有这么个人,是吗?让她上来吧。”

挂掉电话,谢弘昊看向众人,“安娜过来了。”

众人一阵恍惚,经过漫长的饥荒考验,他们几乎忘记昨天白天救过的少女了。

安娜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,已经大变样了。

个子高挑的少女穿上了精致考究的礼服,镶着碎钻高跟鞋子,手指脖子和头发上的首饰能晃花人们的眼睛。

安娜身后,是五六个保镖。

安娜笑着和众人打了招呼,“我回去之后,打听到你们的住处就赶过来了,爸爸非要让这些保镖跟着我……我是来表达谢意的。”

安娜的父亲是狸猫市有名的富商,女儿的失踪让他动用了各方面的力量寻找,就连警方,他也打点到了,所以,警察才会那么迅速地在狸猫市出城的地方设置路障。

知道安娜身份后,亚瑟嘴角露出一个笑容,“小姑娘,我们正好有件事,你可以帮忙。”

安娜红着脸笑了起来,“如果能帮到忙,我会非常高兴的。”

安娜的父亲人脉非常广,在十分钟之后,已经有个男人和他们联系了。

男人在电话里说道,“我可以帮你们找去加尔湖的船,不过,有两点,船票不会便宜,第二,我要十分之一的好处费。”

谢弘昊很快说道,“都没有问题。”

之后,男人在电话里问明了他们的地址,让他们一个小时后等消息。

随着安娜的离开,谢弘昊也通知了众人,多准备一些现金。

将近十点半的时候,谢弘昊的门被人敲响了。

离门口最近的文冰打开了门,一个脖子上有纹身的高大男人走了进来,他身后,还跟着一个面色不太好的矮小男子。

谢弘昊起身,对着高大男人说道,“卢克?”

卢克很警觉地扫视了屋里一圈,然后才说道,“我是,你是谢?”他听出了谢弘昊的声音。

“是的,我们需要一艘船,要去加尔湖的船。”谢弘昊说道。

卢克笑着在矮小男人身上一拍,说道,“这是小布朗,他有一艘船,可以装下你们所有人,他爸爸老布朗曾经是很有名的船长。”

在谢弘昊自我介绍和表达了租借船只的诚意之后,小布朗脸色依旧难看,他紧绷着身体,面色严肃地说道,“我有个要求,如果遇到危险,或者情况不对,我会马上将船驶回岸边,我的船上,禁止任何冒险的举动。”

小布朗很固执,咬着这一点不松口,最后,谢弘昊等人也只能同意了。

“每人三千,就算中途回来,船票不退。”小布朗又说道。